吴静钰陪练每天专“挨打” 2小时训练一腿没出


  杨代强上午的训练课,就是“挨打”。

  9点上课,练到11点,从头到尾一腿也没出过。作为德赢女子跆拳道队的男队员,北京奥运会冠军吴静钰的陪练,杨代强恪守本分。没有攻守转换,没有点到为止。小伙子穿着护具,配合着小钰的步伐和动作,一副“往这来”的凛然劲儿。后者也不客气,“嘿”“哈”叫着,把护具踢得“梆梆”响。

  杨代强是河南人,练武术出身,还在少林寺“修行”过3年。2005年改练跆拳道,在全国比赛中拿过第5名。去年国家队备战亚运会,他被选中,给同属江苏省队的吴静钰作陪练。后来,小钰在广州轻轻松松拿了冠军。

  女队首设专职陪练是从2006年开始的,从地方队抽调男选手跟随集训,收效颇佳。吴静钰2008年奥运夺金后说,平时扛惯了男孩的力量,比赛时被对手击中“一点反应都没有”;而自己常与男选手对抗,出腿力道更足,踢得人家受不了。

  挨打是有技巧,也是有风险的。面对小钰世界级的下劈,本可运用步伐躲闪的杨代强只是歪歪头,用戴着护具的手臂一挡,结结实实挨了一下。休息时,小钰听完教练指导,想找找感觉,一记转身后踢正中杨代强腹部。后者没有防备,被蹬出去好几米远,捂着肚子趴在地上。吓得小钰连忙上前抱拳鞠躬,赔礼道歉。

  “陪她练,就是让她找击打的感觉,好在比赛时抓对手。”缓过劲来的杨代强说,训练时被击头、击腹,自己从来不躲,甚至不全力防守,“那是真往脸上撩啊,鼻子被踢出血好几次。”吴静钰备战北京奥运会时的陪练刘铿回忆道,自己也被打懵过,“有一次‘咣’的一下打到后脑上,整个人顿时‘黑屏’了。”

  不能还手,但可以“还嘴”。随着吴静钰每次击中护具的叫喊,杨代强也要士气高昂地吼一嗓子。“之前在江苏队,练得马马虎虎,没什么劲头。过来陪小钰之后,反而迸发了更多激情。”杨代强得意地说,以前一起习武的伙伴听说自己在给奥运冠军作陪练,都很羡慕,“在国家队能学到很多东西,锻炼价值很大。当初练体育,肯定是想拿金牌,刚当陪练时也有点不甘心。但进国家队也是专业运动员的梦想嘛,虽然打不了奥运会,但以这种方式参与了,也很荣幸、自豪。”

  陪练不光“挨打”,有时也“打人”。“我们不揍她,等到奥运会让对手揍她,那就晚了。”话虽如此,可拳腿无眼,偶尔伤到小钰,还是令杨代强格外紧张,“别说伤她了,碰在一起力量重点,我都担心。我伤了没关系,可以换个人陪她。但她要去奥运会拿金牌的,不能伤。”

  在杨代强进队前,刘铿是小钰的“主陪”。两人是景德镇老乡,来自同一个体校。刘铿从小就陪小钰,围着这个长自己一岁的丫头转了十几年。“跟她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爸妈都长。她一个眼神,我就知道要干什么。”

  如今,曾是全国青年赛冠军的刘铿,正逐步转型为助理教练。训练时,他一直抱着手,跟在小钰身旁。“假动作晃过来变侧踹腿,‘啪’的一下发力。”看出了问题,刘铿拉过小钰,连说带比划地纠正。小钰试着调整动作,一脚踢在杨代强身上。“哎,这个劲对了!”挨踢的反而竖起了大拇指。

  尽管已不怎么亲自“动手”,但刘铿还是小钰最依赖的人。“帮我拿下水。”“把胶布给我。”训练时,总能听到小钰在“使唤”这位新助教。刘铿说,备战北京奥运会时,自己白天陪练,晚上陪看录像。心情不好时,体贴细心的刘铿还要对小钰进行心理疏导。

  跆拳道女队里的男队员,注定只能是幕后英雄。已陪伴小钰取得无数荣誉的刘铿说:“我的职业目标,就是帮小钰卫冕奥运冠军。站在领奖台上,她代表的不是某个人,而是德赢跆拳道,是我们这个团队。”(来源:北京日报记者 王笑笑)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