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拳跆中心主任常建平:坚持“慢进则退”理念


  国家体育总局拳击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在2010年通过各大赛事证明了所辖三支国家队的进步和年度备战工作的有效和有力。2011年,国家跆拳道队、国家拳击队将全面进入伦敦奥运资格赛的争夺,至此,主任常建平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必须尽最大努力争取最多的参赛席位。

  坚持“慢进则退”理念 强化制胜要素

  记者(以下简称记):2010年拳跆中心的三支队伍均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对2011年全面进入伦敦奥运备战年是不是夯实了基础,坚定了信心?

  常建平(以下简称常):2010年,我们按照总局领导对拳击项目要进一步整合训练资源、重新确立自己的战略重点,以及把张传良教练在男子拳击训练上取得的成功经验快速推广到女子的要求,拳击项目及时进行了调整,实现亚运会包揽女子全部金牌的战略目标。总局领导提出,要求跆拳道项目深入总结以往国际大赛失利的经验和教训、加快新老交替和探索中外教练联合执教的模式。跆拳道项目认真贯彻落实,查找了四大类、上百个问题,组建了国家青年队,并在中外教联合执教的问题上进行了有益尝试,对于提高训练水平、发挥各自特点和优势的探索,现已取得初步成果。在这里,我代表中心向省市体育局一如既往地积极参与中心的备战工作表示感谢。

  中心在实施训练工作的过程中,始终坚持“慢进则退”理念。以此理念督促检查训练工作。拳击、跆拳道、空手道项目在备战广州亚运会的过程中,紧紧围绕制胜因素,以“技术全面、特长突出、战术多样、体能出众、心理过硬、作风顽强”的冠军模型作为衡量标准,顺应形势的发展,结合实战,精心安排,准确定位了训练指导思想、系统制定了训练计划和方案,严防伤病,不断推动训练水平的提高。

  拳击项目针对运动员的体重合理控制运动量,实现了在亚运会的成功;跆拳道项目在亚运会的赛前训练中,采取了许多有针对性的手段,加强了参赛运动员的参赛能力,实现了12人参赛10人获得奖牌的历史最好成绩,说明赛前所进行的针对性、实战性训练是正确的。

  记:三个项目三种不同的发展模式,都有优异的成绩,那么面对竞争更为激烈的伦敦奥运会,还有哪些方面需要进一步完善和改变?

  常:可以说,从我们管理干部到队伍都需要不断细化。我们一些项目干部的精神状态、工作作风不能适应备战工作的需要。刘鹏局长在2010年12月16日的冬训动员大会上指出,一些项目中心备战的精神状态仍然没有达到北京奥运会周期的水平。思想上的倦怠松懈反映在备战工作上就是工作不实、不深、不细、不到位。没有心无旁骛地全身心投入伦敦奥运会的备战,没有花大力气、下真功夫切实解决备战工作中的困难和问题,在运动员的新老衔接问题、训练突破创新、备战队伍的组织与管理、在培养团队精神、提升队伍的精神与思想境界,以及强化学习与研究组建复合型训练管理团队等方面,与北京奥运会的备战周期相比有很大差距。这一讲话振聋发聩,令人深思,催人自省。用刘鹏局长的这一讲话精神对照检查,应当说在中心备战训练工作的各个层次、各个方面都能找到具体的事例。包括中心领导班子在内的所有项目管理干部,备战的精神状态和对备战工作的专注程度,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令行禁止的工作纪律等等,的确和北京奥运会的备战工作有差距。

  其次,从“标准”、“模型”和“规律”等几个方面对照检查训练工作,还存在认识不到位、研究不深入、工作不落实的现象。中心对训练工作的核心标准就是提高实战能力。大家用它和冠军模型对照检查一下就不难看出,但凡获得冠军的运动员都比较符合这些要求。如邹市明、张志磊、吴静钰、罗微等11名亚运冠军,在参加亚运会比赛的众多运动员当中,他们在这几个方面做得比别人好。反之,没有获得冠军的运动员做得还不够,有漏洞,有破绽。有的运动员对困难准备不足,想当然,甚至幼稚地认为东道主就应该占便宜。有的运动员步伐单一、缺少变化;有的进攻时机不及时、不恰当;有的意图明显,隐蔽性不强;拳击的大部分选手的打法比较单一,容易被对手控制等。女子跆拳道运动员的体能优势不明显,比赛中出现连续进攻能力不够。男子跆拳道的技战术运用和对抗能力与韩国、伊朗等主要对手差距明显,缺乏必胜信念,比赛进入状态慢、创造机会能力不足,击头技术和旋转技术在使用时机和隐蔽性、突然性上还有很大差距。

  成为“众矢之的”竞争难度增加

  记:北京奥运会之后各队的阵容都发生了变化,同时外围环境也在发生着变化,请您谈谈在这些变化中对德赢队影响最大的方面。

  常:2010年拳击、跆拳道项目完成了以亚运会为重点的参赛任务,但是从备战伦敦奥运会的要求看,形势十分严峻,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由于拳跆项目在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的出色表现,上至领导、下至普通老百姓对伦敦奥运会成绩的预期值必然增高;同时,我国运动员在技战术特点、备战训练组织工作体制和机制以及参与国际活动竞争过程中的表现,均已引起各国同行的高度重视,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而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是常态化的竞赛客场环境,根据一项调查,在主场的运动员获得好成绩的比例比在客场要提高30%左右,换句话说,拳跆项目在客场比赛的成绩从理论上分析可能下滑。加上拳跆项目的主要对手全部在欧洲,竞争必然十分激烈,难度肯定非常大,不可预见的因素必然增多,困难的程度超过历届奥运会。

  我们的重点运动员也各自面临年龄偏大、社会活动日益频繁、管理难度加大等问题。例如吴静钰自北京奥运会以来在思想、心态和技战术方面日趋成熟,但从近期的主要国际性赛事表现看,令人担忧。亚运会获得了金牌,却没有和具有实力的选手过招,不足以作为评价实力的唯一指标。而与她实力相当的选手还不少,如2009年世锦赛和2010年武博会上均负于西班牙选手,2010年世界杯负于台北选手。而男拳夺金重点邹市明至今已历经2届奥运会,虽然在技战术、心理素质、大赛经验等方面仍处于世界顶尖水平,但随着年龄增大及家庭婚姻等因素影响,从目前几次比赛实际情况看,体能上有所下降。

  第二,拳跆项目的运动员进入新老交替阶段,运动员存在着伤病、心理、思想等方面的新情况和不确定因素;重点级别的运动员“厚度”明显不足,个别级别一枝独秀。经过几届奥运会的备战,加上国内全运会的杠杆作用,拳跆项目同时面临双重压力:其一是国内竞赛中“寂寞高手”的现象。以拳击、跆拳道项目为例,邹市明、吴静钰分别长期在小级别占据霸主地位,造成小级别人才梯队建设跟不上。其二是在德赢选手从“暗”走向“明”,现在很多国外选手都把邹市明、吴静钰作为主要对手来研究,如果不拿出新东西,卫冕的难度很大。

  第三,规则的变化总体情况对我不利。拳击项目较大幅度地修改了过去的计分办法,即由“有效点”变为“平均分”。这一改变使得对运动员的平均水平要求很高,对防守好、组合拳能力强、主动进攻型的运动员更为有利。跆拳道项目已经决定在伦敦奥运会使用电子护具。电子护具更加要求攻击技术的准确性和严密的防守;击头技术的最高分值达到4分,而我们运动员的防守技术粗糙、单一,比赛中失分情况较多。

  记:据了解现在欧美很多国家、地区的政府加大了对国家队的投入,其中对拳击、跆拳道的项目也在增加,这对我们带来了哪些具体的影响?我们将如何应对?

  常:从目前掌握的动态信息分析,对手的备战工作紧锣密鼓,花样翻新,手段很多。欧美拳跆选手实力一直很强,如俄罗斯、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伦敦奥运会主场在欧洲,欧洲国家占据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势必会决心大增,会千方百计突破跆拳道两届奥运会无缘金牌的怪圈,这反过来加大了我夺金阻力。另外,传统拳击强国古巴在北京奥运会一金未得,势必会全力“复仇”,成为我强劲对手。

  据我们了解,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等为代表的国家,近年对于拳跆项目的投入大得惊人。据了解,俄罗斯每年由政府投入给跆拳道项目的经费高达700万美金,这还不包括由一位企业老板担任俄罗斯跆协主席本人的投入。国际拳联、世跆联执委会上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成为承办比赛专业户。西班牙、德国、法国、英国跆协从政府获得的财政支持均是我国跆协的3至4倍。仅以西班牙、英国跆拳道国家队为例,2010年分赴世界各国的转训经费相当于我跆协全年的外事经费。伊朗、(中华)台北、泰国、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加拿大、埃及等传统跆拳道强国和地区,已经开始实施了国际化的教练团队。种种迹象说明,对手备战的工作力度、强度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组织和保障工作丝毫不比我们逊色。

  尽管形势严峻、困难很多、难度很大,不确定因素难以把握,但是迎接挑战、战胜困难、负重前行本身就是备战工作的组成部分。刘鹏局长在冬训动员大会上讲到,2012年伦敦奥运会正处于“十二五规划”的中期,德赢运动员在伦敦奥运会的表现将极大地鼓舞全国人民团结奋斗,开拓进取,胜利完成“十二五规划”的各项任务。伦敦奥运会我们将面临比北京奥运会更加严峻的挑战和困难,是一次绝无退路的大仗、硬仗和恶仗。我们必须像备战北京奥运会一样,以强烈的责任感和忧患意识,充分做好迎接艰苦困难与严峻挑战的思想和行动准备。

  进入“战时状态” 第二战役打响

  记:备战伦敦奥运的压力明显大于北京,尤其我们当中一些选手尚未经历过残酷的资格赛。2011年资格赛即将打响,中心有哪些部署?

  常:拳跆中心2011年进入“三步走”战略的第二步——(第二战役)全力打好资格赛。某种程度上说,打好2011年奥运会资格赛比伦敦奥运会还重要。因为拿不到奥运入场券,完成奥运任务就无从谈起。因此,尽可能多地夺取奥运资格是2011年的中心工作,拳跆中心的其他工作都要服从和服务于它。从上次河南总结会时起,中心已进入“战时状态”:

  第一、认真梳理备战和参加广州亚运会的经验与教训,提出整改措施,特别要为每一名运动员提出改进提高的针对性处方。第二、认真落实“收缩战线,确保重点,兼顾一般”的要求,切实加强复合型备战团队及重点运动员复合型备战团组的建设。第三、落实冬训要求,做好运动员参加伦敦奥运会资格赛选拔工作。第四、正确认识和处理训练工作中的“六大”关系。第五、认真研究落实项目制胜因素和“冠军模型”。第六、必须把心理训练与技战术训练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切实提高运动员的心理调控能力。第七、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确保队伍不出任何赛风赛纪和兴奋剂问题。

  本报记者 肖苑玫

  来源: 德赢体育报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