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跆拳道"考进"奥组委 赵捷成奥运跆拳道大管家


赵捷在好运北京跆拳道测试赛(中)

赵捷在奥组委工作

  独家奉献——人在奥运

  熟悉又陌生,一对反义词,却真实反映了赵捷在奥组委的工作。熟悉的比赛,陌生的工作方式;通过奥运这个平台,赵捷用奉献展现着自己的才华,通过学习丰富着自己的经历。

  赵捷履历

  职务:河北省体育局竞体处副处长

  现任:北京奥运跆拳道项目综合事务部的经理

  年龄:42

  执法经历:九运会跆拳道项目裁判长,拳击仲裁主任,历年全国锦标赛、冠军赛裁判长

  业余爱好:网球、羽毛球

  教育背景:北京体育大学体育教育学士学位,河北师大硕士学位。

  “老”跆拳道 “考”进奥组委

  白净净的一张脸,一副精巧的眼镜架在鼻梁上,中等身材,赵捷是很儒雅的一个人,第一眼很难将他和体育联系上,事实上赵捷却是老跆拳道了。

  名片上赵捷的身份是奥组委体育部的项目专家,如果再具体一点儿,应该叫经理:跆拳道项目综合事务部的经理。工作岗位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北四中的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赵捷所领导的综合事务团队一共有76位工作人员,而为跆拳道比赛服务的团队还包括:场馆、安保、媒体等等,所有的工作人员加起来有1800人。而北京奥运会跆拳道比赛的参赛运动员只是128人。

  赵捷是北京体育大学毕业的,1994年,德赢国家跆拳队开始组队,赵捷是特别助理。1996年,河北跆拳道从建队到裁判都是赵捷一手建立起来的。2003年,赵捷又在韩国通过了跆拳道国际级裁判的考试。从这些资历来看,赵捷进入奥运会跆拳道竞赛部似乎顺理成章。事实并非如此。2006年10月,虽经河北省体育局和跆拳道运动管理中心推荐,但赵捷仍参加了考核。除了英语相对放宽一些外,考试完全是按社会公开招聘奥运会工作人员的方式进行的。

  2007年4月,通过考试的赵捷又在接受培训后正式在奥组委上岗,最初的工作地点是五环大厦,2007年7月份正式到北科大体育馆工作。赵捷的工作有点儿像个大管家,赛时,他的办公室一般会有两个“手台”——无线电通话装置,保持同交通部门和场馆各工作人员的通讯畅通。

  到北京工作以来,赵捷一直在接受再培训。除了奥运知识、紧急救治、英语等基础知识外,更重要的是团队管理、赛时领导力的培训。

  “第一堂培训课,每个人一进门,后背就被“拍”上了一个标记,三角、方块或者是圆圈,三种标志相对的是三个团队,每个人都不能说话,也不能扭头看自己后背的标志,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自己所属的团队。因为事先谁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己后背上贴的是什么,只能通过手势,相互帮助才能完成这项团队任务。”

  在接受培训的同时,赵捷的另一个身份是培训师,主要给工作人员和志愿者进行奥运知识培训。看记者的表情对这项工作的必要性有所质疑,赵捷笑了:“不要以为这些奥运知识大家都知道。举个例子来说吧,北京奥运会的会徽是“德赢印”这个你知道,但是奥运会还有许多二级标志,绿色奥运的环境标志、火炬接力标志,还有志愿者标志……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些标志,更不要说这些标志的含义了。”

  接受培训和培训别人,都不是固定的每天或者每周有几节课,而是阶段性的,是随时随地进行的。现在一家和奥运会合作的英语培训机构,还派专人到场馆来,对工作人员进行英语口语的培训。

  说到奥运会和其他国内国际比赛的最大不同,赵捷说用一个字来总结就是“细”。

  由于在跆拳道项目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了,所以赵捷参与组织的比赛非常多。由于全国比赛的人数往往会达到七八百人,远远高于奥运会的128位参赛运动员。所以刚到奥组委的时候,也常常会感到不以为然。奥组委给我们举行欢迎宴会的时候,我们几个“老跆拳道”曾私下里嘀咕过:七八百人的比赛,我们这一桌十个人也就办了,奥运会的比赛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直到2008年2月好运北京乒乓球测试赛举行,赵捷才发现自己有点儿想当然了。

  2007年12月14日下午3点,在北大体育馆举行的乒乓球测试赛中,发生了停电事故,整个停电事故发生了12分钟。随后,各个场馆的工作团队都进行了总结,对于各种各样的意外因素又都做了假设,并制定了相应的应急预案。在跆拳道测试赛开始前的两个月,赵捷整整两个月没有回家,每天都在演练。

  2008年2月26日,好运北京跆拳道赛开赛。跆拳道的测试赛全方位高度仿真“奥运会”,不仅竞赛过程完全奥运会,连参赛人数都同奥运会的128人完全相同。尽管对比赛进行了无数次的演习,也充分考虑了各种插曲出现的可能。然而无论设想有多缜密,但预演毕竟只是预演,和现实总是有一定的距离。当测试赛举办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测试赛第一天,有一位技术官员忘了带他的身份注册卡,没有‘身份证’按规定我们肯定不能让他进场,但是如果裁判不进场那么比赛也就无法正常进行,于是在上报了竞赛主任之后,我们又进行了身份确认,确认之后给他制作了一日身份注册卡,保证了比赛的正常进行。”

  2月29日,测试赛的工作圆满结束,赵捷和同事们的工作得到了高度评价。世界跆拳道联合会秘书长说:“此前,还没有看到如此成功、如此顺利的组织工作。从比赛场馆设施、组织运行到志愿者服务,这次测试赛都相当成功。”

  “说实话,测试赛的几天就像扒了一层皮一样,特别累。但是得到世跆联的认可,心里非常自豪。把北京奥运会办成最好的一届奥运会,是体育人共同的心愿。”赵捷说。

  测试赛圆满完成,离奥运会正式开始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那么赵捷和他的同事们可以休息了吗?

  “当然不能,奥组委的官员将对北京科技大学体育馆进行最后的验收,然后场馆还要根据测试赛举办过程进行相应的总结。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制定并完善北京奥运会跆拳道比赛的竞赛运行手册,包括竞赛团队的信息、人员结构、各自的职能、赛事每日运行计划、服务群的消息,每一项任务都要用文字进行描述并详细说明服务的标准。”

  这是相当必要的,北京奥运会的工作人数相当多,必须让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职责和工作要求。否则的话,志愿者来了七嘴八舌乱问干什么,单是解答就要费相当大的精力,而且万一有意外发生,相关的补救和责任追查也不清晰。

  5月份,赵捷和他的团队就进入临战状态了。身为国际级裁判,赵捷原本也有资格执法奥运会,担任一名场上裁判,在数以亿计的电视观众面前亮相,但是赵捷表示,如果可以让自己选择的话,他仍将会选择在幕后工作,做一名竞赛运行部的经理。“经过了奥运会的锻炼,我想我以后回到省里工作,再组织策划比赛,奥运会的经历会对我日后的工作有较大的帮助。”

  尽管石家庄和北京相隔不到300公里,坐火车也不过两个来小时的车程,但是赵捷却不能每个星期都回家。“家人还是挺支持我的工作的,我的孩子也因爸爸在奥组委工作而引以为豪。”赵捷笑呵呵地说。

  本报记者 秘晓芳

责任编辑:裴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